• 中共北京市智库领域第一联合党委
  • 中心工会
  • 共青团委员会
  • 中国城乡发展基金管理委员会
  • 当前的位置首页 > 区域经济 > 正文

    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韩作荣来汉分享"生活与读书"

    www.zjcsc.org更新日期:2013-10-24 10:59点击:320次来源:

      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韩作荣来汉分享“生活与读书”:

      图文:“一个蔑视诗的民族是可悲的”

      楚天金报讯□文/本报记者文俊通讯员刘莎莎图/本报记者严斯林

      “树在冬天静谧着/透过枝桠/你会看到一片炸裂的天空/鸟巢是装满声音的果实/多汁的鸟在空间荡出水的粼纹/树在冬天喜欢独处/风是位忧郁的邻居。”

      ——这首《冬天的树》出自韩作荣诗集《韩作荣自选集》,该诗集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。

      在新任中国诗歌学会会长、著名诗人韩作荣眼中,“一个蔑视诗的民族是可悲的。真正充满了感性、智慧、对生活有透彻的理解,具有情感深度、人性深度,揭示人生经验的悲剧与命运的诗,是时代的折射。”

      9月7日,这位首届鲁迅文学奖得主做客湖北省图书馆长江讲坛,为读者进行了一场名为“生活与读书”的讲座。讲座结束后,本报记者与他面对面,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      韩作荣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诗人,“我没有上过大学,主要靠自学。我走到今天,关键在于不断地读书,我从没停止过读书。直到现在,每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作者,我都会用几个月的时间去钻研他们的作品!”

      韩作荣于1947年生于黑龙江省海伦县一个贫民家庭。他读小学时就迷恋古典小说,喜读唐诗、宋词,然后自己练习写作。1981年进入《人民文学》编辑部任诗歌编辑后,他创作了大量有影响力的诗作,以自然为表达对象的诗歌比较多。在一系列描写大自然的诗中,他更强化人欲的社会性,强调情与理的完满。

      【对话】

      “可能是穷怕了,人们对精神的东西缺乏热情”

      楚天金报:你曾说“目前是新诗发展最好的时期”,但不可否认,新诗现在受到了冷落,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?

      韩作荣:所有人都读诗、念诗也不正常。真正的大诗人、大作家几百年才出一个。现今,物质消费的力量对社会风气影响较大,人们对诗歌不像过去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那样,把它当成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做。中国人可能是穷怕了,进入对物质的无限追求状态之后,人们对精神的东西缺乏热情。

      楚天金报:您如何看待湖北诗歌的发展?

      韩作荣:湖北是中国第一个诗人屈原的故乡,是中国文化最优秀的组成部分。有史以来,湖北有文化深远的历史。新时期也出了一大批诗人,如徐迟、曾卓等,现在的一批诗人在中国诗歌界也深有影响。

      楚天金报:您如何看待现在诗歌的口语化倾向?

      韩作荣:新诗和旧诗的区别,在于新诗用口语替代文言文,新诗的本质是口语化。不在于一首诗是口语还是书面语,关键在于有没有意味,有没有诗的素质、意义和构想。能给人以启迪,对社会人生、历史有透彻理解和自己的发现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  “一年几百部长篇小说,大部分是垃圾”

      楚天金报:现今的书籍为何越出越多,却越写越烂?

      韩作荣:这和现在的印刷文化有关系,现在的书印几十万册很方便,所以一年能出三四百部长篇小说。但可读的也许只有十部、八部,大部分作品都是垃圾。

      只有真正的经典作品,才能让人得到充实。读畅销书并没有多少价值,就像手纸一样,用完就扔!

      楚天金报:现今的印刷文化逐渐被电子文化替代,您的看法是?

      韩作荣:很是痛心。这是眼睛对大脑的征服,是心脏对心灵的征服!

      楚天金报:不久前有关部门提出“阅读立法”,您支持吗?

      韩作荣:读书不能强求,外在的压力在某种程度上只能起有限的作用,内在才起决定作用,强迫是行不通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责编:杨娜